難忘震區 那些與悲傷同行的溫暖力量
  •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
  • 熱烈祝賀梵凈山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
  • 民族團結促和諧 長治久安謀發展
  • 關愛貧困人群 扶貧你我同行
  • 中央環保督查貴州進行時
首頁 新聞 省內新聞

難忘震區 那些與悲傷同行的溫暖力量

2019-06-26 13:36 來源:多彩貴州網
投稿:[email protected]  打印

6月23日晚上,距宜賓市長寧縣6.0級地震發生僅過去5天,仍有余震發生。5.4級余震,足以讓微信里的人們活躍起來,被信息震醒后,我發了兩個信息。

一個是給宜賓的朋友,“你們還好嗎?”回復:“沒事,又震了。”

一個發給了之前在長寧縣采訪的地震局專家徐老師,“會不會又有災害?”回復:“還在監測。”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這幾天的震區經歷像放電影一樣,一幕一幕地在腦海里“播放”。因為工作快節奏帶動著神經緊張,每一幕都清晰無比。

  面對危險,堅強活著

四川省長寧縣長寧鎮南雙河鎮東門外有口“葡萄井”,因井內泉水涌動,如同一串串的葡萄而得名。據說,這里還流傳著一個和諸葛亮有關的典故。

可這些都沒有讓葡萄井“火”起來,反而是因為6月18日,葡萄井在地震后泉水“突然”消失,而被人們廣泛知曉。

6月18日清早,連夜冒雨驅車到達震中,本來已經困得不行。前一周,我因為膝蓋磨損剛做了一個針刀手術,蜷了一晚的腿疼得讓人發懵。按照跟車單位的統一安排,急著去具體的受災點勘察,只是從葡萄井旁匆匆路過。

地震導致當地民居不同程度受損,有些人家的門變形鎖不上了。因為不放心財物,他們結伴在家門口的空地上已經坐了一晚上。葡萄井附近有一個牌坊和涼亭,平時,這里應該也是當地群眾聚會的地方。此刻也坐了不少人,只是他們和以往的境遇、心情大不一樣。

葡萄村因葡萄井得名,也是受災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此次地震中共有13人遇難,葡萄村就有4人。

葡萄村的馬路邊上,一棟兩層樓的房屋垮塌得只剩下簡單的框架,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格局。

房屋男主人叫秦永才,他說,家里人1死3傷。遇難的是他的大女兒秦容,今年才滿18歲,“地震發生時她已經在一樓睡著了,根本來不及(跑),一哈(下)就垮了,二樓全部壓在她身上,看都看不到人,弄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氣了。”

父母和小兒子因為受傷住進了醫院,地震發生時,妻子因為剛好出門而沒有受傷。帶著一身劃傷的秦永才深知作為一家人頂梁柱的自己,這時更要“頂”住。

地震發生后,帳篷、折疊床、棉被等救災物資迅速抵運災區。秦永才一家不愿意到集中安置區,“就想在‘家’守著”,他們在旁邊的空地上搭了個帳篷暫時住了下來。

“姑娘走了,太心疼了,18歲的大姑娘啊,但也沒辦法。”和秦永才交流時,我小心翼翼,害怕觸發到他悲傷的神經。可是,卻感覺他的語氣異樣的平靜,或許,悲傷到了極致的時候,根本哭不出來吧。“能咋辦?日子還要過,房子垮了就重修,活著的人還要好好地活。”

在震區,經常能看到有災民在殘破的房屋前駐足,眼神里面有悲傷,也有堅定,身影顯得有些孤獨,也格外堅強。

“日子再苦再難也要繼續,只要活著,比什么都強。”是救災期間在震區聽到的最多的話。

 面對難關,不分你我

見到曾大姐,是在雙河鎮筆架村的泥濘小路上。看到身著隊服的救援隊,她沒有多問,便主動地走上前,帶著我們挨家挨戶查看災情。她是這個村民組的組長,對每家情況都很了解。沿途遇見村民,她都說:“你家領到喝的水沒得,沒得去我家拿,我放在外面的,你們直接拿。”

地震發生后,各個部門聯動,除了重災區的救援,像筆架村這樣比較偏僻的受災地區也有來自各方的隊伍進進出出,有負責災情分析的,有檢查人員受傷情況的,也有前來檢查并及時排除滑坡等災害險情的……

曾大姐似乎不太能理解每只隊伍的分工,但是只要有人來,她就帶著人家走村串戶,生怕漏掉任何一戶。

6月的四川有些悶熱,村民組散落在山里,每戶之間離得不近。一趟走下來,我們已經雙腿發軟,渾身大汗。

地震以來,曾大姐就這樣,每天往返在自己的村民組,接應救援隊伍的同時也隨時關注哪家需要幫助。一天要走上十幾趟。

鄉村較偏,客觀上來說無法像縣城和鎮里那樣快速地得到救助,及時領取到物資。但是村民發起的自助,驅散了地震帶來的恐懼。

年輕男子們組成的民兵隊在村里搜尋,為需要幫助的老年人提供幫助。盡管他們對于專業的救災帳篷不太熟悉,四五個人頂著大太陽,花了兩個多小時才能完成一頂帳篷的搭建。遇到進村的救援隊,民兵們急忙拉著隊員取經,檢查搭好的帳篷。

長寧縣長寧鎮在此次地震中受災較輕。當地的長寧縣城北小學附近有家小便利店,地震以來,店門口時不時地會駛來兩輛小面包車。兩三天的時間,這兩輛車把便利店里的東西幾乎搬走了一半。“都運到災區去了。”店主說。

長寧縣富興鄉合家村地震發生后,多處發生山體滑坡。一位民兵大哥為了隨時監測險情,幾天都沒回家了。 “遠水救不了近火,不能光坐著等外頭的人來幫我們,能自己做的肯定要自己做!”

震后余震不斷,山里的村民們就近,幾戶人家聚集在一起,睡覺也是輪著睡。村民說,他們一般都是讓女性晚上睡,“男的白天睡,晚上值班要累點。”

平時的鄰里鄉親,災難發生后,大家組成了一個“大家”,生活物資全部堆放在一起,“這個時候哪個還分你家我家哦!”

  面對救助,心懷感恩

貴州藍天救援隊隊員張可的手機里面存著一段短視頻,盡管不太清晰,但是他仍然忍不住拿給我看。

視頻是在18日凌晨拍的。那天他們從貴州遵義連夜冒雨開車前往震中,剛進四川境內,沿路的交警們自發地對著救援車輛立正敬禮。

“我也不是第一次參加救援,但是看到他們對著我們行禮,還是非常感動。”張可說。

6月18日,最后一名地震遇難者被救援隊從廢墟里抬出來。參加救援的藍天救援隊隊員列隊默哀后,一名當地群眾走過來,拍了拍一位救援隊員的肩膀,輕輕地說了一聲“謝謝”。這位群眾和遇難者非親非故。

在雙河鎮一個家電維修店,老板幫救援隊修好了故障的發電機,堅決不收錢。而他身后的店面已經幾乎毀掉了,損失嚴重。

在梅硐鎮一個小面館,中午時間路過此地的救援隊終于吃上了兩三天以來方便面之外的主食。“確實店里也沒什么了,不嫌棄的話,全部舀給你吧。”女老板一邊抱歉,一邊把鍋里最后一點燉好的肉全部倒進了救援隊隊員的碗里。

地震發生后,武警官兵、公安干警、消防員、醫護人員、民間救援隊、地震專家、社工、志愿者等陸續有序地趕到雙河鎮。“看到他們來了,我們也就安心了。”各方力量的幫助讓震區人民倍感溫暖。

貴州藍天救援隊是一只專業的志愿者救援隊伍。隊長王毅說,有人說他們在一次次救援中給受災群眾帶來了感動,其實,受助者對他們的感恩,也給他們帶來了無數的感動。

此次地震中,宜賓多個寄宿制學校的學生通過有效疏散,都沒有造成人員傷亡。集中安置點上,因災停課的孩子們和志愿者在做游戲。雖然學校暫時還不能復課,但是當地承諾將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復學復課,孩子們也盼著能早點回歸校園。

之前因地震干涸了的葡萄井又開始蓄水了。一位老人說,“還以為它不會再有水了,沒想到又有了。我們的生活肯定也會重新好起來的。”經歷了苦難后,當地群眾對于生活的熱情仍然高漲。

有人說,面對大自然時,人無比地渺小,特別是地震這種“天災”,人類簡直毫無還手之力。

但是,在震區,勇敢、互助、感恩,這些與悲傷同行的溫暖力量,讓人類因愛而偉大。(吳蔚)

責任編輯:劉銳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足彩进球彩霸主四场